苦苦寻文力

関ジャニ∞团担偏蓝,近期吃了楼诚以及各种衍生,王凯,靳东新墙头。獒龙,昕博,杂食动物。

等【仓安】

BGM是周董小公举的发如雪,内容也是根据这首歌来写。是悲是喜还不知道_(:з)∠)_
古风
ooc,ooc,ooc!!!!
—————————————————————————————










大仓忠义是大仓府的大少爷,长了副清秀的脸,自小随父亲习武,身段也是一等一的好。
安田章大是安田府的最小的少爷,好似女儿般可爱的脸很受府里那些丫鬟的喜欢,不爱习武,偏爱吟诗作画,也不知是怎的,身高自弱冠就不曾长过。
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人,却意外的在集市上相见。
———————————————————————
“安田小少爷,您怎么又要悄悄出去,让老爷知道了奴婢可担待不起啊。”小春跟在安田身后小声的说,“没事的,之前那么多次不也没给爹发现么,没事的没事的。”安田轻轻一跳,便从自己屋中跳到了院子里的假山上,虽说安田从未习武,但也毕竟是个男儿身,灵活地爬下假山,来到后门,“小少爷,真的要出去么,让老爷……”小春话还没说完变让安田打断了“唉呀,都说了,没事的!你怎么那么呲瞎操心啊。跟着我!”安田轻车熟路地拉开门闩,打开后门,“帮我把门闩合上,接下来就看你啦~小春~~”安田给了小春一个灿烂的笑脸后便迈开步子向集市走去,留下小春一个担惊受怕,「要是爹问起来就说我在作诗,一个人不方便被打扰,怕乱了思绪。」小春回想起在假山上安田小少爷对自己说的话,“唉,小少爷啊……”小春叹了口气。
一个人就像挣脱出鸟笼的小鸟一样自由,安田在集市上这里看看,那里逛逛,这里摸摸,那里聊聊,一点没有安田家小少爷的样子,手里拿着果子做的冰糖葫芦吃的开心的安田却没注意前面的来人,连人带冰糖葫芦撞上了来人的胸前,大概是来人习武的缘由,身子骨很结实,而安田这个连花拳绣腿都不会的小少爷自然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谁啊!!怎么不看路啊!!长没长眼睛啊!!”安田低头揉着自己的屁股,看着地上的还没吃几口的冰糖葫芦,顿时火气直充脑门,“你赔我冰糖葫芦!!”与平常的嗓音截然不同的高音闯入了对面茶馆里与小厮一同出来散心的大仓的耳朵,向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与身旁小厮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坐在地上向现在自己身前的人大声说着,“喂,小不点儿,你知道你撞的是谁么你就这么大声嚷嚷,小心我打死你啊!!”跟在来人背后的随从找出来一人向安田低声却毫不客气的说着,“他可是玉木家的大公子啊,玉木宏!你识相点儿拿着你的糖葫芦赶紧走,再赖可就让你陪衣服的钱了啊。”安田终于仰头看了看来人,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的身高,练武练成的体格,各种方面都比自己好了不知道多少,可是还在火气头上的安田也顾不了那么多“我还是安田家小少爷呢!!!你也别惹我!!”瞪着玉木,皱着眉头。
“哦~~这就是传说中安田家那个女孩儿般的安田小少爷啊,从小不懂得习武就知道弄琴,吟诗,作画的那个娇弱的安田小少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玉木毫不留情地嘲笑着安田,“呜……!!!!!”一时被说的无法反驳的安田只能红着眼继续瞪着玉木宏,谁知那玉木却突然弯下身凑在安田眼前,突然放大的脸让安田着实吓着了不少,本能的向后退了一点,“你………你看什么………”把脸别向一边,不使自己看那张不想承认的有点好看的脸,“呵,安田小少爷害羞啦,这么看着你还真是长的挺好看的,像个女孩儿,看哪儿呢!!!”说着就伸出手捏着挑起安田的下巴强迫使安田看着自己,安田红着的眼眶与躲闪的眼神在玉木看来就像自己在狩猎场上看见的猎物一般,说的再详细点儿就是…………对了!!野兔!!对,野兔一般!这么想着的玉木“别浪费了这张脸啊,跟小爷一起去怡红院耍耍!”“不……不要………救命啊!!”终于反应过来的安田,拍掉了玉木的手转过身就想跑,却被他一把搂住腰“哟,腰还挺细!!”感叹了一声,安田的脸唰的因为窘迫而红的不成样子,“放………放开我………”用力掰着玉木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眼看着就要被带进怡红院,安田一张小脸皱的随时会哭出来一样,“对不起,我没有看好路,我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对不起……”安田扯着玉木的袖口,颤抖着声音求饶,却被干净的无视了。
“这位大哥,可否将这位安田小少爷放开呢。”就在安田放弃的时候,好听的低音窜入了他的耳朵,抬头看向站在玉木面前的人,好看的眸子,高挺的鼻梁,不输玉木的好身段,安田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地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救……救救我…”受了惊吓眼睛直直的看着大仓,大仓内心忽的一阵狂跳,“这位安田小公子的安田家家主与我大仓家家主为好友,你要是带他去怡红院那种不干净的地方,给安田家抹黑,那也就别怪我大仓忠义不留情面了。”说罢抚上腰间别着的短剑剑柄,面上和善但眼神却是犀利,一如那剑般锋利。




——未完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