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文力

関ジャニ∞团担偏蓝,近期吃了楼诚以及各种衍生,王凯,靳东新墙头。獒龙,昕博,杂食动物。

【凌李】拒绝相亲,从我做起

【寻文力第二发,一篇不完。有bug望见谅。欢迎评论里提意见,或者找我玩呀。】



李熏然,男,28岁,潼市警察局重案组副队长,个高人帅,鹿眼美手低音炮,局子里多少来实习的小女生为了看他,警校里学的那些跟踪技巧,细微动作的观察,全都忘到不知道哪个外太空去了,教官知道了估计得罚她们两个礼拜的加强训练。但现在,花痴要紧。
“呀!!笑了笑了!!!”
“手真好看啊………”
“诶,你!收收,收收,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腰!!这腿!!!!给我多好啊!!!”
“艾玛,这脸真小,真好看,比我的教官好不知道多少,天天就知道板着个脸,要是李副队是我的教官的话叫我天天跑万米我都没问题!”
“天天让我上格斗课都没问题!”
“唉,你们说,李副队有女朋友了没啊,条件这么好,没个女朋友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得了吧你,要是知道他有女朋友,你又得说为啥人家的女朋友不是你了。不过据说李副队真没女朋友诶!”
“真的假的啊!”


“咳咳!!”就在她们讨论李副队有没有女朋友这个话题上讨论的激烈的时候,小罗在她们身后咳了咳,女生们立马低着头红着脸一窝蜂地跑了,该干嘛干嘛去。
李熏然回头看了看那帮女生,苦笑着摇了摇头。
就是条件,体型,外观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李副队,是个单身汉。
他自己是不急,可是他妈急啊,拉着他爸几乎天天在他耳朵旁边念叨结婚有三好,老婆管饭,家务不烦,孩子我来。
“呃,基于这次的事件发生频率较一往相似案件来说有些频繁,不缺乏模仿犯的可能性,我认为应该先把有可能是模仿犯的案件拎出来逐个侦破,把对于搜索真犯人的干扰项去除。然后再根据案件的梳理,请教薄教授做犯人初步的侧写。”没了门外姑娘们的干扰,李熏然终于可以跟李局长报告这次的案件了,根据实习生们的经验,心理承受能力等各项指标来看,都不能参与这次的案子。

“嗯……这次的案子,就按你说得来吧,不过切记,不能把犯人往绝路上逼,现在是个犯人的停滞期,我们谁都不能保证无论是模仿犯也好还是真犯人也好不会再次动作。不要急于求成,还有……………注意安全。”

“好的。”

果然如李熏然所说,有3个模仿犯,其中竟然还有一个刚成年了没多久的少年!那人的眼神超越了年纪,一个看上去未谙世事的少年竟能如此残忍,将被害者颈部用麻绳勒住使其窒息死亡,然后在尸体上用小刀划了数十刀,最后把被害者做上吊状,吊在郊外的一处废弃的建筑物中。经过审问,他父亲长期处于毒∝品的诱惑中,没钱了,就问他母亲要,要不到钱就打他和他母亲,他母亲受不了,上吊自杀了,他父亲就驱使他去各种地方打杂工来给他吸毒提供金钱,钱不够就是一顿打,他对被害人使用暴力便是他父亲长年累月家暴的体现,上吊则是他对他母亲的怀念。
所有人对这个少年又是惋惜又是惊怕,惜他在弱冠之年犯下如此大罪,惊他的遭遇,怕他在被审问时平静的语调。
剩下两个无一例外都是寻刺激的社会人,整天无所事事还愤恨这个社会,出了一个连环杀人狂,便跟在其后头沾沾风头,学着他草菅人命,李熏然不愿和他们多烦,做了该做的事后就去组里讨论正案了。
“把我们整理出来的资料发给薄教授,请他帮忙做个侧写。”李熏然对小罗说。“好嘞。”

2天后

“叮。”
“薄教授来消息了!!”
“文件打开看看!”
「此犯人幼年时期应长期受到暴力对待,导致心理畸形,身体上会有受伤的痕迹,伤痕不会太大,但很密,性格上是偏向外向,会想向别人展现自己的过人之处,嫉妒心很强,应是某个公司的接待或外交之类的职位,平时人前待人应较为和善,但提到某个关键词会暴走,住的地方不会太高档,租房,但整理的很干净。离工作地方不会太远。此犯人的活动时间没有规律,有可能明天,有可能下个礼拜,但近期在单位中,应是请了假的。在潼市居住时间不短,会频繁换房子。在房东中口碑较好。」
“好!根据侧写,犯人居住在租的房子里,周围有公司,频繁换房,休假中。快去划定犯人可能居住的地址,然后一队对周围的公司逐个排查!!二队去各个房东那儿问有没有符合条件的!”热血小警官的血在沸腾,他迫不及待的要捉住这个狡猾的犯人。
“是!”手下们齐刷刷的应了后便迅速开展起各自的工作。
没出一个礼拜便真找着了符合的疑犯,而且竟然住在就离局子不远的一个老新村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来这个犯人把这句话当成金玉良言了。
“出队!”
路程虽不长,但为了不让疑犯发现,李熏然让他们没响警笛。
到了疑犯的居所,问房东拿了钥匙之后小心翼翼的开了门,举着枪在房里搜查了一圈没发现疑犯的影子,“回去换身便服,回来监视着,一有动静立马制服!”李熏然下令。


到了傍晚时分,有名男子接近了疑犯的房子,原本有些倦怠的大家立刻打起12分的精神盯着他,疑犯能躲了这么久当然也不傻,回家之后发现自己的东西有被人动过的痕迹,立马回头就是跑,小罗带队立马跟上制服,可是哪想到这疑犯的手辣的很——他随身带了把小刀。回手就是往小罗腿上扎,小罗这时那还来得及躲闪,扎扎实实被捅了一刀子,大腿上的血顿时就往外冒,可小罗也没放了他,把疑犯的双手扣在背后用手铐拷住了才撒手,期间那疑犯在挣扎时又割伤了小罗和另外两个队友的手臂。看犯人是跑不了了,小罗才压住自己的伤口上部,不让血继续流,剩下没受伤的自动分成了两队,一队押送疑犯回警察局待审,一队帮忙做了紧急包扎之后打了120等急救车来。


李熏然赶到医院的时候小罗刚好被送进急诊手术室进行清创缝合,看到小罗的脸色不怎么好他又是心急又是自责,责为什么不是自己没去监视着。
因为是简单的缝合手术,又因为事前及时做了止血工作,所以时间不长小罗便被推出来进了普通病房,但毕竟是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队友,李熏然自然不淡定,抓住跟着出来的医生的肩膀,亮了自己的警官证,“医生!我队友他没事儿吧,没感染吧!”
“没事儿,没细菌感染,术前紧急包扎做的也不错,就是腿上伤到肌肉了,恢复的会慢一点,其他没什么大碍。”听到医生这么说李熏然舒了一口气,去病房里看着小罗了。



“老李啊,你说说,我容易么我,好容易想再带带实习生给他们做个基础的缝合手术让他们学习学习,结果碰上是个警察!做完出来还让他那个同事掐了肩膀,哎哟哟………我现在还疼呢!!你说那个警察同事,那么风风火火的,还把他警官证亮出来了,怕我看不出他那身警服不是警察。”韦天舒做完手术安顿好实习生便朝着自己的老同学兼这家医院的院长——凌远大吐苦水。
“停停停,你把我这儿当什么了,知心姐姐听你说烦忧啊,要是没正经事儿你赶紧给我查房去。”凌远看着手上的文件头也没抬。
“哎哟呵,究竟是做了院长大人啊,这要搁以前你可比我起劲儿,哎你还别说,那警官的名儿是真好听,叫李熏然。我爸妈当时怎么就没给我起一个好听的名儿呢。”韦天舒权当听不见地继续叽里咕噜一通说。
“怎么,我给你想的新名儿不好啊,韦天舒,你要不喜欢,你继续叫你的韦三牛我也没意见啊,”凌远可算是把头抬起来了“嘚吧完了没?完了赶紧去干活儿。”
“整天就知道压榨我们劳苦人民!你个资本主义!”
“嘿!你小子!”
“我干活儿去了!”
韦天舒立马一溜儿的出了院长室,凌远坐下想起方才三牛说的那小警官的名字 ,“李熏然。确实这名儿挺好听的。”评价了一番便抛到脑后,继续手上的工作了。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