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文力

関ジャニ∞团担偏蓝,近期吃了楼诚以及各种衍生,王凯,靳东新墙头。獒龙,昕博,杂食动物。

莫名其妙

罚文!!罚文!!!慎点!!!!@张家族长大人







“嗯………嗯?!啊!!!!”当陈家明觉得自己的脑仁儿就快要炸了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嗯?这是哪儿???我家呢???婉君!!!”然而婉君连个影子也没看见,“啊!!!!!”
“这位客人,您能不能声音小点儿,这有的客人还在睡呢,您这么大叫的会影响他们睡眠的,我们做的小本儿生意,经不起他们投诉啊。”看着像酒店服务员的人敲了敲门,在外面对陈家明说。
“客人??!!你全家都客人!!这是我家!!还有,你谁啊?为什么会在我家???”
“我是这儿的服务生,您别恶作剧了,我们这是旅馆,哪儿是您家啊。”
[ 砰! ]
陈家明开了门,撞开那服务生,风风火火的朝楼下走去,“哼!不是我家??还客人??就算不是我家,那这是哪儿?”
“探长!!你怎么在这儿啊?”小玩儿命明显没想到会在案发现场的隔壁碰到公孙泽,虽然这位也的确不是。
“对了探长!快!!又有案子了!!!快跟我来!!”展超拉起陈家明的手就要跑。
“你…你个臭男人!快给我放开!放开!你谁啊!什么探长…我……”
“你在说什么啊,快点儿走吧,看热闹的都一圈儿围一圈儿了!”
“诶??诶!!!!!”




“你谁?”不知道为什么中途被包正看见,硬说要跟自己来,现在正一脸不爽的公孙泽现在脸上又多了一分懵逼,“你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哎呀,探长哥,缘分啊,要不是知道你的衣柜里从来没有这些花里胡哨的衣服我都要分不清了。”包正说完笑了几声,他发誓虽然他不是第一次见公孙泽的表情如此生动,但这次,是比任何一次都生动有趣。

“去!人还躺那儿呢,你不去看看,分析分析,在这儿胡说八道你这独立检察官还真是好当啊。”公孙泽哪儿容得下包正这么调戏他,自是严肃喝令包正去鉴识课一早做好的标记处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包正这人虽然嘴上油腔滑调但是办事效率公孙泽还是认可的。包正那也是懂得看脸色“诶,好嘞!”迅速应了他,便拨开人群向案发点走去了。

“哎,老大,包大哥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衣柜里有什么衣服啊。”展超永远抓不住重点,但却还一脸疑惑的看着公孙泽。公孙泽被他看的不知是恼怒还是羞惭,话里竟带了火气,“包正都去了,你还在这儿杵着干什么,闲得慌去帮检鉴识课整理证物!”展超还在纳闷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惹得他老大跟他发火,但老大的话不能不听,不听他就倒霉,这点利益关系他还是分得清的,乖乖地跟包正一起去案发现场了。奈何围观的人实在多,包正刚通的路一会儿就恢复了原样,“哎!包大哥!等等我!”

“哎哎哎,这儿一大活人呐,看不见啊!你说!你谁!还穿的这么老土!我看着我的脸配这么老土的衣服我都快吐了!”在一旁无辜被拉扯过来却又莫名其妙被冷落在一旁的陈家明忍不了了,看着这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免不了心生疑惑,可是现在他更气的明显是关于公孙探长的衣着问题。

“我是警察局的探长,我难道不应该这么穿么!倒是你!穿成这幅样子,成什么体统!”公孙泽看了看眼前人,确实与他一副面孔,可就为什么这性子差了这么多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你懂什么呀!这是香奈儿秋季最新款!”


“家明,醒醒,醒醒。”


陈家明看着眼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却发出了小艾的声音,一时间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醒来之后自己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小艾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

“哎哟喂,小艾你干嘛呢!吓死我了!嗯?那什么泽呢?”
“你说什么呢,什么什么泽,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直没睡安稳,刚刚好像还做噩梦了。”小艾答。
「什么噩梦,我那是气的!」陈家明腹诽,“小艾,给我倒杯水,我可得好好补补水分。”顺道白了个眼。


小艾一脸莫名其妙。
家明这是怎么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