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文力

関ジャニ∞团担偏蓝,近期吃了楼诚以及各种衍生,王凯,靳东新墙头。獒龙,昕博,杂食动物。

【凌李】拒绝相亲,从我做起 2

  感谢给我小红心的天使们,啾。



  凌远,潼市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1979年生人,本医院著名单身汉,脸那轮廓像是模子里雕刻出来一般,年纪是历代院长里最小的,行事作风确是看着最不留情面的,凡事都要围着医院的利益来说话。可就是这么一个雷厉风行的院长,私下里却是护士门的谈资。医院里的护士们,平时再怎么严肃的对待病人,可褪下那身护士服后也不过是群平凡的小姑娘。在医院工作久了,八卦的心说淡了倒也是真的淡了,可要说没了,那还是不会的。平日里紧张快节奏的工作让她们喘不过气,这时凌院长的颜值就成了放松心情的安定剂。


  凌远在医院时常忙得不可开交,缩短住院日的案子,杏林分院的运转,等等的事就够让他头疼的了,可还有韦三牛和秦老虎那两个“亲爱的”老同学天天来找他“唠嗑”,让该写的案子没写好,特别是那个韦三牛,自己让他改的案子一拖再拖,而江老师让他帮忙做个小手术他二话不说屁颠屁颠就过去了,一想到这个他就头疼,头疼了吧,就牵着胃也疼起来,虽然知道三牛那个老不正经的志不在此,但是他既然坐上了主任这个位置,那就得干点儿和主任这个位置符合的事儿,不然念着同学情给他一人搞特殊化,成何体统,他这个院长的威信还有没有了。


  这天,凌远刚做了台手术,出了手术室的门就看见韦天舒正在和查完房的护士门聊天。


  “唉,你知道伐,我们警察局最近刚破了一个连环杀人的案子哦!那个杀人的看上去倒是蛮老实的,可怎么就干得出这种人兽不如的事的呢!”韦天舒说到那犯人便面带厌恶地啧了几声,可护士们的重点显然不是这个杀人犯有多十恶不赦。


  “哎哎哎,那个破案子的警察听说长得蛮帅的嘞!”


  “对对对!诶,好像就是上次急出乌拉赶过来的那个!我记得好像叫李熏然!”


  「这小子又没在正经干活......」正当凌远要上前教训韦天舒一番时,李熏然这三个字毫无预警地就窜进了他的耳朵里,说来也奇怪,明明就只是个名字,最多也就是他单方面看过人家证件照的关系,却仿佛让人着了魔似的,凌远停下来,暗戳戳地在后面听着。


  “哎呀!是那个啊!是他破掉的啊!哎哟哟哟,不晓得他有女朋友了伐。”女孩儿的心思你永远猜不透,上一秒还在和你谈着大事,下一秒就能莫名其妙的花痴起来。“是的诺,这么帅的警察小哥,你们说我有没有可能啊。”“噫,不过我听说那小子是单身诶。”韦天舒不怕事儿大的添了一嘴,小姑娘越发的兴奋。凌远看着护士们一个比一个起劲儿,便咳了两声,小姑娘们看见院长大人在身后连忙一窝蜂地这个说我还有房没查完,那个说我去看看我的文件,只剩下韦天舒和凌远大眼瞪大眼,“说吧,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后边儿听的。”韦天舒一句话把凌远下面要说的话全给噎回去了,他没想到韦天舒一早就知道他在后面,一时间也忘了回话。“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一早就在后面啊,简单啊,你凌大院长什么时候有什么手术我们大伙儿都知道,我又跟你这么久同学,不难算出来你做台手术要多久啊。见你没动静,不是你胃疼在里面出不来,就是藏起来了,不过没护士出来火急火燎的帮你拿胃药,那就肯定是你藏起来咯。”韦天舒朝凌远挑了挑眉,凌远愣神儿的时候可不多见,他得多看两眼,记得牢点儿。


  


  李熏然破了案,立了功,自然要庆祝庆祝,大伙儿还拉上了一跛一跛的小罗,在大排档里装阔人。


  “老板!50根串儿!10个腰子!酸辣土豆丝儿,爆炒肉片,再来一箱啤酒!”


  “好嘞!”老板先给他们把酒给上了。


  “来!咱们为了庆祝副队,不醉不归!”


  “老板,帮我拿个热开水来,再做几个清淡点儿的菜,不要辣,油少放点儿。”李熏然看了看小罗一脸的生无可恋,便把老板叫过去吩咐了几声,小罗看着李熏然的眼神简直是像看着救命恩人,他不好意思说的,李熏然帮他说了。“你们也真是的,小罗的伤口都还没好呢,就不知道照顾照顾,队友怎么当的。”虽是训着呢,但是话里没有一分怒火,有的只是关切,剩下的挠了挠头伸了伸脖子,“一高兴,给忘了。”“来,我以开水代酒,大家走一个!”小罗倒上水之后坐在椅子上举杯,大家也纷纷举杯,撸串儿嘛,开心点儿。这一夜,李熏然陪着小罗没喝酒,他得把他送回家,剩下的打的的打的,能一块儿蹭蹭的就蹭蹭,有电瓶车的就锁在了大排档附近的小区,平安第一。


  送完了小罗,李熏然回到家蹑手蹑脚地进了自己的房间,时间太晚他也没顾得上洗澡就睡了。月光从窗帘的丝丝缝缝里透进来,铺在李熏然的身上,被子随着他的呼吸一上一下,一夜好梦。


  难得睡了个安稳觉,李熏然早上一起来洗了个澡,心情愉悦。李局长因为局子里还有事要办,一早就出门了,李夫人做好了早饭摆在桌上招呼着李熏然“熏然,来,吃早饭。”“来了。”李熏然的吃相就是属于那种你看着他吃饭自己就算什么也没吃也会觉得很开心很幸福的那种。往常他们忙的时候都是泡个方便面了事,他们吃饭不是为了享受,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像这样吃着母亲做的热腾腾早饭不知道是多少时候之前了。“慢点吃呀,没人跟你抢的。”李夫人看着自家儿子整个脸都埋在碗里,哭笑不得拍了拍李熏然的手臂提醒他吃慢点,别呛着。“熏然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妈一个朋友家的女儿也跟你一样,我跟她说了声,让你们俩这个礼拜天去见一面。”李熏然想反驳却一着急给呛到了,李妈赶紧转到他的背后一下一下给他抚着背“你这孩子,妈只是让你去见见面,又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相亲,你急什么呀。”「妈诶,你不就那意思么。」李熏然咳得脸通红,只能在肚子里暗暗地说。


  


  “凌远,这个礼拜天你三姑的女儿要去相亲,你给陪一下。”凌远的母亲待他永远都是这么冷淡,凌远答应了声,回房给韦天舒打了个电话让他把礼拜天的事儿能推的给推一推。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