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文力

関ジャニ∞团担偏蓝,近期吃了楼诚以及各种衍生,王凯,靳东新墙头。獒龙,昕博,杂食动物。

【凌李】你怕不怕





“老凌啊,你怕鬼么。”李熏然靠在沙发上剥着橙子,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不怕啊,怎么了。”凌远是无神论者,或者说他相信没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儿。
“啊………我也不信有鬼,可是我最近回家老觉着背后毛里毛糙的,有人跟着似的。”李熏然向嘴里扔了一瓣橙子,边嚼边说,“老凌啊,你说我长的这么帅,万一哪天真被鬼拐走了你上哪儿去找我呀。”
凌远没理他,刚吃完饭桌上还没整理呢,碗和锅子还放在水池子里没洗呢,他得先干了那些活再和他的大宝贝儿唠,“你先让我干完活,啊。”


他这个大宝贝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见凌远没理他,把剩下的橙子一咕噜全塞嘴里了,也不知道嘴哪儿来张这么大,在身上把手拍了拍,就朝凌远那儿蹦哒过去。“说嘛,万一我被鬼抓了你急不急啊,会不会像电视机演的那样哭天喊地的,喊着李!!熏!!然!!!”这大宝贝儿还真是大宝贝儿,不知是被自己脑洞笑到了还是怎么的,说完之后看了凌远一眼就开始盒盒盒盒的笑。凌远被他缠着也不好干活,转了身,扶住李熏然的肩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吻,深吻的那种,吻到李熏然捶他了才放。
“你干嘛呀!”李熏然还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问我急不急么?”凌远反问。
“对啊!那你亲我干啥!”
“你如果被鬼拐跑了,我会疯,我跟你说过了,我亲妈最后是疯死的,所以我血里留着疯子的血,你如果没了,我就疯了。所以我亲你是让自己不去想你没了是什么样的,我只想知道你在我身边是什么样的。”凌远突如其来的严肃让李熏然蒙上加蒙。

「我不是就问一个问题么???有必要这么较真儿么??????」


其实,凌远还有一件李熏然不知道的事,他生母最后那段日子里,天天在嘴里神叨叨的念着什么 [ 她看见黑白无常来索命了,他们告诉她都市王黄去找许留山了,她会被带到转轮王薛那儿, 她很快就可以轮回了,不!她不要轮回!!她要变成厉鬼,生生世世缠着许留山不让他好过!小远!我们一起变成鬼!缠着许留山那个畜生!!]凌远那是还年幼,看着母亲嘴张张合合也不知道念叨什么 ,就突然走向自己拼命掐住自己脖子,他喊着妈妈也没用,小孩子哪里拼的过大人的手劲,更何况还是个疯子,后来是值班的护士看见了才救了他一命。再后来他母亲就因为精神问题和肝病死了,他也被现在的父母亲收养了。他有了第一部手机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查当年他母亲嘴里念叨的都是什么,地狱十宫大王掌管分配鬼魂,十殿掌管地狱,什么人该下什么地狱。他查完之后后怕了好一阵子,怕自己会下地狱。


现在,他的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起了鬼这件事儿,他那会儿的记忆全浮上来了,他怕,怕的不得了,所以李熏然问他急不急的时候他吻住了他不让他继续往下说,他怕他受不住地去想象。
“熏然,我不怕鬼,我怕你。”
“去!!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昨天明明吃的很起劲。”
李熏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脸羞的通红。这姜呐,终究还是老的辣,那是李熏然这根小葱能比的。
“熏然。怎么办,我现在啊,怕的不得了,你要怎么安慰我。”凌远凑在李熏然耳边,原本就低的声音更是被他压的只剩下了气声,那声音仿佛能让人胸腔都一块儿震起来,一呼气一吐气全在李熏然耳边。李熏然刚红着的脸还没退下来呢,这又上了一个色阶,推开凌远,“干活!干好你的活儿再说!”说完就跑回沙发上抱着靠枕把脸闷在里头,像鸵鸟似的。
“诶,知道了。”
等他干完活再去严肃整治这只小家伙。
过会儿怕的,就该是他了。

评论(1)

热度(25)